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交代(三)

作者:千年书一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依依不舍小娇妻重生桃花劫数多蓦然回首情已散总裁喜欢请趁早因债成婚:总裁太精明眼泪洗不掉的爱情你是我心尖上的温柔恨遇卿时君不识谁料妖妃可倾城

????据颜彧交代,她做了两件错事,一是因为嫉恨周婉,所以她动了心思想害周婉的儿子,那天的海物和芒果她本来是授意给周婉儿子的奶娘吃的,可怕这样做太明显,所以她给陆衭那也送了些,至于周婉的儿子为何没事,这个颜彧自己也不清楚;二是和朱氏合伙在背后给颜彦造谣,污蔑她和周禄有染,闹得满城风雨的,朱氏也因为这事被皇上申诫过,而她也因为办事不力被朱氏迁怒。

????“就这两件事?细细想想,是不是遗漏了什么?”太后黑着脸问道。

????颜彧心里咯噔了一下,装作细细思索的样子,过了好一会才道:“回太后,还有,还有一事。”

????颜彧又说出了一件事,陆衿满周岁之日,颜彧买通了母亲身边的王妈妈,王妈妈跟着马氏进了明园,那天的宾客很多,陆衿见了不少人,马氏也抱了她,而王妈妈则趁着一个倒手的机会,偷着给陆衿塞了块肥肉,小孩子不懂,一开始是觉得害怕,拼命抵制,继而尝出了肉味,主动把这块大肥肉咽进去了,此举不但令陆衿闹起了肠胃病,还成功地受到了惊吓。

????“回太后,回皇上,臣妇有罪,臣妇当时也是被嫉妒蒙了心,明明我的女儿才是陆家的嫡长孙女,可太后和皇上都把陆衿当宝,臣妇,臣妇真的只做了这三件错事,再也没有别的了,还请皇上和太后饶了我。”

????说完,颜彧怯怯地看了看主位上坐着的几个人,她心里明镜似的,这件事一旦说出来的后果是什么,可没办法,她倒是不想说,但她做这些事情都有采衣几个帮忙,与其让她们把她出卖了,还不如自己主动认错,或许太后看在她的态度上还能网开一面。

????“什么?我家衿娘原来是你动的手?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呸,你压根就不是人,是人就不会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颜彦气得起身走到颜彧面前抬脚踹了两下,刚要再踹时,太子妃过来抱住了她。

????“好妹妹,这口气会有人替你出的,你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呢,真要因此有了闪失可就得不偿失了。”太子妃劝道。

????“皇上叔叔,还有太后老人家,你们也听到了,这些年我因着太后和二叔的缘故,虽对颜彧有诸多不满,可一直隐忍不发,就连他们两个私相授受和私定终身的丑闻被掀了出来,我为了颜家着想,也忍了这一口气。。。”

????“你是忍了,可你也没少给我难堪,没少跟我作对,呜呜,要不是你一而再地打击我,我也不会一而再地被婆母嫌弃而迁怒,呜呜,我这么求你,我娘也求你,可你。。。”

????“你还脸说求我,你还指着我帮你?啊呸。”颜彦说着又忍不住上前踹了颜彧一脚,“跟我比惨比可怜,要知道,当年我可是被你们逼的无路可走只能上吊自尽,要不是我命大活了过来,我就这样被你们逼死了,就连死了也是一个冤死鬼,难怪阎王爷说我冤,不忍心收我,可就这样,我还是放过你,你却一点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居然又对我的孩子下起了黑手,你还是不是人?”

????颜彦这一脚终究没有踹出去,因为她被太子妃抱住了,可话她得说出来,为了今天,她可是等了好几年。

????“皇上叔叔,我错了,难怪孔子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话我明白得太晚了,今日在场的都是见证,从今往后,她颜彧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见一次打她一次,还有,她名下的田产铺子我会一个个的让它们逐一破产。”

????说到这,颜彦向太后屈膝行了个礼,“太后,彦儿没法遵守和您的约定了,您若是再怪我,我只能等他日亲自去向祖母赔礼,但这口气我必须出,差点两条人命呢,再忍下去,不定是几条呢。”

????“大姐,大姐,我知错了,我真的早就知错了,我。。。”颜彧往颜彦身边爬了过来。

????颜彦还待抬脚踹过去,太子妃抱着她往后退了几步,“你想踹,等你生完孩子,随便你踹。”

????“孩子,我来替你踹,是二叔的错,二叔教女无方,让你受委屈了,二叔愧对你,愧对你父母,也愧对。。。”颜芃上前踹了颜彧两脚。

????“颜侯稍安勿躁,后面还有呢。”李琮拦住了他。

????倒不是心疼颜彧,而是想快刀斩乱麻把这件事赶紧处理了,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家务琐事上,可没办法,太后把他找来了,又事关颜陆两家,他不得不坐这。

????接下来李琮审的是周婉,因着周婉和李穑的关系,李琮特地好好打量了下周婉,“你就是周氏女,抬起头来。”

????周婉缓缓抬起了头,眼睛里都是泪水,颇有点楚楚可怜之意,可惜,李琮却没有半分怜香惜玉之心,“周氏女,你有什么要说的,也想好了,一旦被朕发现有所隐瞒,那就是欺君之罪,你掂量掂量你们周家一共有多少口人。”

????周婉跪下去磕了个头,她的话比较长,从她父亲出事开始说起,说她求告无门,说陆鸣替她求情,说陆鸣送她一家回乡安顿,说她和颜彦学着打理荒山,说她被朱氏看中,说她无力偿还朱氏的馈赠,也无力回报朱氏为她父亲起复一事尽力周旋的恩情。

????“等等,你父亲是不是周崧?”太子打断了周婉的话。

????“回太子,是。”周婉不明所以,点点头,然后看着太子不说话。

????“你父亲的起复明明是孤找的父皇求情,和陆家何干?”太子看向了李琮。

????“什么?”周婉一时没有消化这话,太子怎么可能会替她父亲求情呢?

????对了,周婉想起来一件往事,好像父亲是问过她这个问题,问她和太子有什么交情,当时她还以为是颜彦找太子求的情,颜彦否认了,随后她就把这件事放下了,以为是陆家或徐家求到了太子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